首页 > 名画赏析 > 山水卷 > 《龙宿郊民图》
《龙宿郊民图》
董源:《龙宿郊民图》...
时间:2013-07-27 16:52 | 浏览: | 已有0条评论
上一幅:《竹石梅鹊图》 下一幅:《盘车图》
5秒

热点图集
赏析:

南唐 董源 龙宿郊民图

五代 绢本,设色画,轴,156x160cm。台北故宫博物院藏。

  画家在这件幅阔,近于正方形的立轴上,采用“平远”的构图:从画面右下的近景开始,将土坡由下向上层层叠架,与中景的峰峦连成一脉。而山的两侧,右为山坳谷地,有小径通往后方;左为曲折蜿蜒的河流,切割左右两边的矮丘、沙洲或坡陀,一直延伸至画面上方的远景,全幅展现江南一带平远旷阔的景观。

  五代时,青绿山水受到水墨山水快速发展的影响,有逐渐衰微的现象。董源是少数延续这类传统的画家,如《宣和画谱》记载:“当时著色山水未多,能效思训者亦少也”,因此董源“特以此得名于时”。〈龙宿郊民图〉为一幅设色作品,墨成之后,先以赭石打底,山脚、石脚所见浅绛色即是,上方再用石青、石绿罩染,通幅色彩鲜艳、景色富丽。

   在石青、石绿和赭石等矿物颜料下,可清楚见到水墨的痕迹。画家以“长披麻”皴描绘土山疏松的质理,画树干和枝叶则用浓墨勾勒、点染,增加苍茫浑厚的气息。丰富的笔触变化,混合著古雅的设色,这一类风格,对徽宗画院王希孟的〈千里江山图〉(北京故宫博物院藏)有明显的影响。

   本幅所绘的山川风貌,不作重峦绝壁、崭绝峥嵘之势,而是浑圆秀润的优美景致。山顶多矾头,点缀浓密的苔点;林木郁苍、劲挺,富有生意,这些皆是典型的董源风格。此外,峰顶留白,只以石绿和赭石敷染,乃是以颜色捕捉自然之景,如沈括《梦溪笔谈》记载:“源画〈落照图〉,近视无功,远观村落,杳然深远,悉是晚景,远峰之顶,宛有反照之色”。

   《图绘宝鉴》记载董源画:“人物多用青红衣,人面亦用粉素”,在这幅作品可得到印证。河岸旁,有两船相连,数十人连臂作歌舞状,船头、岸上数人击鼓;山麓间有人家张灯于树,山舍村屋前见十余人来往,相互作揖,显示一派升平欢乐、节庆娱庆的气氛。人物的活动,与本幅画题“龙宿郊民”(“笼袖骄民”的谐音)代表承平天子脚下的人民相符合。

董其昌(1555-1636),华亭人,字玄宰,号思白,别号香光、思翁。

印鉴说明

释 文 印 主 印 主 简 介

   云间王俨斋收藏记、王鸿绪印、华亭王氏珍赏、云间王鸿绪鉴定印、敬慎堂等数枚。 王鸿绪 王鸿绪(1645-1723),华亭人,字季友,号俨斋,又号横云山人,康熙中以第二人及第,官户部尚书。著有《赐金园集》。

   祚新之印、墨农鉴赏 周祚新 周祚新,明崇祯丁丑科进士,善刻印。

   宣统御览之宝、宣统鉴赏、无逸斋精鉴玺 清宣统帝 溥仪(1906-1967),清末代帝,在位三年(1909-1911),年号宣统。

   乐寿堂鉴藏宝、石渠定鉴、宝笈重编、石渠宝笈、宁寿宫续入石渠宝笈等数枚。 清高宗 弘历(1711-1799),清世宗四子,文治武功,为清诸帝之最。清高宗亦热爱鉴赏书画,曾将宫中收藏编为《秘殿珠林》《石渠宝笈》初编、续编数巨册。在位六十年,庙号高宗,年号乾隆

   陈定、以御鉴定珍秘 陈定 陈定,字以御。崇祯至康熙间人,王时敏康熙丙午家书中,曾述及陈定为王额驸收买书画情形,似为当时之书画商人。

   金粟山藏经纸 浙江海盐西南有金粟山,山下有金粟寺,寺中曾藏有北宋时的大藏经数千轴,其纸每幅背上有小红印记“金粟山藏经纸”。纸质较厚,无纹理,内外皆蜡。金粟山藏经纸后来被逐渐盗出,散入民间,剥取为装潢之用。到了清代,书画家和收藏家多喜用它作为珍贵书画的引首。

题跋

释 文 作 者 作 者 简 介

   董文敏画禅笔记。载北苑龙宿郊民图。蜀江图。潇湘图。皆在吾家。笔法如出二手。又所藏北苑画数帧。无复同者。可称画中龙。夫书法以右军为龙。而画推北苑为龙。其称许者至矣。此画入本朝。归前辈庄淡庵宫庶。后归余座主昆山大司寇徐公。今为余有。子孙其世宝之。康熙丙戌八月望日。王鸿绪识。 王鸿绪 王鸿绪(1645-1723),华亭人,字季友,号俨斋,又号横云山人。

   龙宿郊民语甚奇。董源嘉迹世所知。    香光鉴定帧首题。求说不得强为词。    谓或箪壶迎王师。尔时艺祖驾未移。    曹彬命往三军司。龙宿民迎语何来。    细观画如首夏期。颇有黄叶标树枝。    郊原未见出耕犁。正民望雨龙见时。    两船列泊川之涯。诸童揶揄扬彩期。    又如拔河竞水嬉。其事亦近请雨为。    画名命义似合宜。诚合否乎吾犹疑。    郑侠绘图此法贻。此非谄也实箴规。    为君者宜敬念兹。北苑妙笔神淋漓。

   吾又何能赞一辞。 清高宗 弘历(1711-1799),清世宗四子,庙号高宗,年号乾隆。

   董源此图。元以前无辨及者。明董其昌题帧端。谓是艺祖下江南时所进御。考宋史。开宝七年九月。命曹彬潘美将兵伐江南。九年正月。御明德门。见李煜于楼下。则是宋祖并未亲征江南。安得有郊迎事。若以为指彬美。又不得拟之为龙。况曹彬传。叙自济江后。连破江南军。亦无迎师语。盖其昌于图名不得其解。从而为之辞耳。而张丑清河书画舫。则以为写太祖登极事。时董源正仕南唐。何由画宋汴京即位仪节。且所图亦与受禅不类。其舛更不待辨。按传称龙见而雩。注之者曰。建已之月。苍龙宿昏见东方。万物始盛。待雨而大。今阅图中景。颇似初夏。而两舟衔贯舣水次。众皆联臂舞跃。仿佛古者拔河之戏。疑郊民见龙宿祷雨所陈。源当日命名。意或取诸此。夫准经作绘。既胜于傅史失诬。而图列民事。不忘执艺以谏。不犹愈于进谄之不经乎。既题长歌以辨之。并附识如右。己丑新正。御笔。 清高宗 弘历(1711-1799),清世宗四子,庙号高宗,年号乾隆。

   龙宿郊民图。不知所取何义。大都箪壶迎师之意。盖艺祖下江南时所进御者。名虽谄而画甚奇古。 董其昌 董其昌(1555-1636),华亭人,字玄宰,号思白,别号香光、思翁。

   余以丁丑年三月晦日之夕。燃烛试作山水画。自此日复好之。时往顾中舍仲芳家。观古人画。若元季四大家。多所赏心。顾独师黄子久。凡数年而成。既解褐。于长安好事家借画临仿。惟宋人真迹马夏李唐最多。元画寥寥也。辛卯请告还里。乃大搜吾乡四家泼墨之作。久之谓当溯其原委。一以北苑为师。而北苑画益不可多得。得溪山行旅。是沈启南平生所藏。且曾临一再。流传江南者。而考之画史。北源设色青绿山水。绝类李师训。以所学行旅图。未尽北苑法。丁酉典试江右归。复得龙秀郊民图于上海潘光禄。自此稍称满志。已山居二十许年。北宋之迹。渐收一二十种。惟少李成燕文贵。今入长安。又见一卷一帧。而箧中先有沈司马家黄子久贰十幅。自此观止矣。如君平之卜肆。下帘之后。止勿复卜矣。天启甲子九月晦日。思翁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