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名画赏析 > 山水卷 > 《漓江胜景图》
《漓江胜景图》
李可染:《漓江胜景图》...
时间:2013-07-27 12:28 | 浏览: | 已有0条评论
上一幅:《秋山晴霭》 下一幅:《容膝斋图》
5秒

热点图集
赏析:

李可染《漓江胜景图》漓江系列是李可染山水画经典性系列之一。

《漓江胜景图》,该是漓江系列先导之作。

《漓江胜景图》说明: 可染笔下漓江山水,同出於1963年者,就我浅识,约有四幅。统观这四幅画图,大格局、大气象,奇中得正。书画一体,知白守黑,空相实相,变幻莫测。意趣、笔墨、行距、钤印,“放在精微”,莫知端睨。其中两幅设有点景小人,而四幅连作姐妹篇,整体态势,同质同构,同景同境,经营锤炼,匠心独运,显示出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气慨。四图比照,眼下此幅《漓江胜景图》,当成画为早,应是成功开启漓江山水经典构图、经典妙理的钥匙。

李可染精心建构的漓江山水系列,作为誉满天下的艺术美学工程,莫不由此立原点;莫不以此为圭臬。追思可染先生1980年桂林行,四游漓江。面对江山云胜,先生激情澎湃,指点我感悟漓江天下景之奇之美,体验其提炼、升华、构图之不易,现场吟出“漓江山水天下无,万山重叠一江曲“的绝唱。他还说,若简单对景实写,自然容易,但坐东岸画西岸,上面是山,下面是水,换在西岸画东岸,同样上面是山,下面是水。那么,你画二十层山,结果看来,画面只有一层山。要画好漓江,先须入定入境,沿江走岸,流动观景,东寻西找,不辞劳苦。只为选择最适宜的角度,把握最恰当的方法,抓住“纵深感”、山水构图的生命线,从而整合视象,结构画面,组织、剪裁、夸张、再造一个心灵境界,心灵景观,也就是画家理想中的审美境界、审美景观。那里豁然显现著山峰耸立、层层进涤、宏伟峭拔的奇境。心观《漓江胜景图》,整体布局,令人想起中国戏曲舞台,视野流动自由,不受话剧框式舞台“三面墙”限制。通透式构架,给人视觉的和想象力的上下左右驰骋的空间。山峰体势之排列,起伏动盈,有争有让,类似“跑圆场”。水势回环,船帆错落,比照呼应,繁多归一。那威仪列阵、墨青色峰头山体,大块大面,整体感极强。方中有圆、圆里有方的造型,与塞尚追求的宏伟感、稳定感、自然永恒感比美。它以钟鼎式沉雄厚重之力,挤压出亮白水面。“美目盼兮”、“秋波漾兮”,唤起诗意联想。赏画解题,心观灵悟,何谓“以大观小”?沈括论画:“大都山水之法,以大观小,如人观假山耳。其间折高折远,自有妙理”(《梦溪笔谈》)。这就是说,主张创造者主体,虚拟自身形若巨人,游目山川,犹作盆景观。

美学家宗白华说得好:“沈括以为画家画山水,并非如常人站在平地上一个固定地点,仰首看山。而是用心灵的眼,笼罩全景”,“画家的眼晴,不是从固定角度集中於一个透视焦点,而是流动著飘瞥四方,一目千里,把握大自然的内部节奏,把全部景界组织成一幅气韵生动的艺术画面”。(《美学散步》)李可染以他特有的幽默、智慧、说得简约、形象、益发精彩。“画家对待山川景物,正如同站在地球上空来看地球;站在宇宙之上来看宇宙”(李可染与孙美兰谈艺)。这是一位山水大师对中国古典画论绝妙的、极富现代灵魂的诠释。因而,他能以其真思、真意、真情、真景、给中国也给世界人们留下“我为漓江传千古”的绚烂画卷。 

“一九六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晨兴作此,於广东从化温泉翠溪宾舍,可染”,晨兴二字,透露画家欣然自喜的心境。作画年月日、时间、地点,如此细说详记以尽兴者,独一无二。画面上方,从容空白,题记参差11行:“余三游漓江,觉江山虽胜,然构图不易,兹以传统以大观小法写之,人在漓江边上,终不能见此景也。”题记从中国传统美学原理出发,概括了此作创意高难点,言简意深,其中饱含中国画玄奥画理,乃可染对宋人沈括“以大观小”法之独到体悟,创造性实践以及有胆有识的发挥。“以大观小”,是“小中见大、咫尺千里”的前提。这里,古典画论、时代精神、个性风格、现代意味的形式,浑融一体,相契无间,自然而然,产生艺术生命的新鲜感觉和艺术生存形态的巨大魅力。